最新公告:

  没有公告

 | 网站首页 | 我的村庄 | 我的家乡 | 那山那水 | 在河之南 | 躬耕文苑 | 音画大院 | 大河摄影 | 银杏树下 | 大河留言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大河村 >> 我的家乡 >> 唐河故事 >> 文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更多内容
[图文]故乡的铃声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故乡的铃声
作者:孙武立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09-2-22

故乡的铃声

 ● 孙武立

图片由村长在现地拍摄


    学校蹲在镇东的最高处,校园里有一棵大柏树,最高也最老。清朝时栽种的吧,上百年了依然青翠茂盛。那棵柏树上面吊挂着一个铃,碗口大小,斑斑铁锈见证了它经历的风霜雨雪,它和那棵柏树相依为命送走了一茬又一茬的学生,有的就在学校旁边的地头,有的远去到了美洲……
  人民公社那阵儿,镇东头铃声响,娃儿们上学;镇西头响铃声,社员们上工。前呼后应,约定俗成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土地承包,西头的吊铃不用敲打,村民也会早早地爬出热被窝钻到自家的地里侍弄庄稼。只有东头的吊铃,除了寒暑假、麦假、秋忙假、五一、十一和星期天,依旧“当当当”响个不停。小孩子只觉得打铃的老师神气,星期天偷偷跑到校园,拽着铃绳,乱扯一通,“咣当咣当”几下,不等住校老师出来吆喝,便飞也似地跑掉。
  镇离公路远,难得有个汽车进来。那时跑运输的是三轮,喇叭响的张扬,万元户是那时人们的梦想!除去村里的鸡鸣犬吠,小镇显得宁谧安静。人们总觉得这铃声忽而急促,忽而从容,让人听了心里塌实,好象是给一个你该上地或该做饭的提醒。
  “当当,当当,当当当……”一听铃响,上学的孩子们便急急地奔来,也有懒散的贪玩的,路上推着铁圈,跳着皮筋,打着陀螺,拍着纸牌,揉磨着玩,被哪个熟识的大人看见,一声吆喝:“好你个鳖娃,预备铃都敲了,你还在路上养性,回家找打啊!”于是那些孩子们收了铁圈缠了皮筋装了陀螺卷了纸牌,一溜小跑到学校。
  乡村小学校,哪里有打铃的工友!老师们一人一周,轮着打。民办老师十几人,公办老师三两个。民办老师上完课,还能见缝插针到责任田里转悠转悠。他们最头疼打铃,即使你没课,从早到晚你也得在校耗着,就觉得这一天时间走得特别慢,四十五分钟的课堂特别长!大家就说,这铃绳不长,真他妈栓死人!
  学校里打铃时间掐得最准的是刘和泰老师。刘老师五十年代就参加工作了,捏了大半辈子的粉笔头,工资也不高,孩子也不少,八十年代才买了块上海表,亮晶晶地戴在手腕上,只觉得是累赘!干了几十年革命,四十五分钟的课堂、十分钟的课间、十五分钟的活动,不戴“上海”也不会差几分钟。刘老师对人说:“俺练就了心思表,售货员有一把抓的本领,卖肉的有一刀切的工夫,没什么神奇的,熟能生巧,一个道理!”
  打铃爱出错的可就是桂容了。桂容才进校,还不是民办老师,是那种级别最低的集体老师,也就是大队里给开工资,一个月十几块钱吧。桂容大学没考上,眼睛累近视了。乡下也不敢再戴眼镜,怕人说风凉话,因此她眼神就不管用,见面打招呼,你说了半天她才对上号,弄出不少笑话。桂容打铃,不是早几分钟,就是晚几分钟,本来也算不了什么。可是破坏了刘老师的生物钟,刘老师就不大高兴,说:“桂容啊,你不是有手表嘛!咋提前实行夏时制也不吭个声?”桂容不好意思,“眼不济事啊,越怕出错越出错,真对不起!”刘老师又不是校长,心眼又好,说说就说说。
  别看刘老师打铃按部就班,准时准点,也并不落好。他是公办老师,别人提前放学惹他不高兴;他说人家了,又惹人家不高兴!背后就有人说他老了,跟不上形势;说他端着铁饭碗,吃着国家粮,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人家一月拿十几块还要养家糊口呢!倒是桂容因为打错铃,反而救人一命呢!
  那是一个上午,桂容打铃放学,整整提前了十分钟!学生排队唱歌回家,刘老师心里唠叨:我守时守点跟不上形势,时间就是生命,时间就是金钱,你们知道啊!你们提前放学,耽误娃儿们的青春!
  下午,刘老师班里的玲子没有来上学。刘老师挺纳闷,玲子姑娘从来不缺课啊,今儿咋回事?问玲子近门的同学,学生说玲子妈上吊了,现在送进城了!
  后来才知道,玲子爹妈为了些芝麻点的事拌了几句嘴,玲子爹一跺脚出去了,玲子妈心小想不开。一根绳就挂房梁上了。恰好玲子回家,推门不开,喊人不应,门缝里一瞧,“妈呀,妈呀”大叫,邻居跑来。砸开门。抱着往卫生所里跑,杨医生打针,做人工呼吸,好半天玲子妈才有口气,用三轮车送到县医院。杨医生说,基本没事了,要是晚来个三五分钟,这条命就是华陀也没救!
  刘老师听了,半晌说不出话。再见到桂容,破例夸奖她,“时间可真是生命啊!桂容啊,你那天要是不提前十分钟,玲子妈可就没了命!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你积了德!”
  镇子小,这事后来传到玲子妈那里,玲子妈见了桂容千恩万谢的,桂容反倒红了脸。
  刘和泰老师已做了古,桂容早已出嫁,玲子的孩子也该上学了吧?故乡的校园现在是什么样子?那株古柏是否还悬挂着吊铃?
  “当——,当——,当——”只有那铃声依然响起在我梦中……

2007年7月18日写于双河

文章录入:村长    责任编辑:村长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 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 
    大河村 村内引用的连接和文摘如不同意,请告知村长。为了获得最佳浏览效果,建议使用IE4.0或以上版本浏览器、1024*768分辨率真彩方式浏览本网站 【感谢网友耕农题写村名】 村长欢迎你!
    网站建设:大河村村长工作室 如有兴趣 请给村长来信题花 dahecun@163.com
    信息产业部备案
    豫ICP备0500534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