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  没有公告

 | 网站首页 | 我的村庄 | 我的家乡 | 那山那水 | 在河之南 | 躬耕文苑 | 音画大院 | 大河摄影 | 银杏树下 | 大河留言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大河村 >> 我的家乡 >> 乡情回味 >> 文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更多内容
难忘的蛤蚌油           
难忘的蛤蚌油
作者:大伟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09-8-18
    城市里的大商场一家紧挨一家,商场里的化妆品专柜间间相连。各种品牌的化妆品淋琅满目, 眼花缭乱,
中国产的、外国产的, 满街是大宝、到处可闻到法国水香。把如今的人们妆扮得发滴油、脸浸蜜、手光脚
香肤凝脂。女人们或浓妆艳抹,或轻描淡写,一个个赛似天仙。男人们衣装华丽、鞋帽惊颜,简直就是那潘安再现。
    每当处在这个环境,鼻子受到侵害之时,我就回忆起幼年冬季来临时遭受的痛苦。
    过了小雪到大雪,过罢冬至到大寒,北方漫长难熬、寒冷干燥的冬季,天天有刺骨的北风,日日是寒流袭来,
童年的孩子们还都是贪玩的,滑雪溜冰、堆雪人、打雪仗、不玩到手脚僵硬、耳朵冻掉是不回家的,任凭你大人
叫骂的再利害。可是玩得再开心,只是一时的.到家后身体各部位受到的折磨就来了,面部冻伤、手背皲裂、脚
跟红肿,一道道血口撕裂着稚嫩的皮肤,刀割一样的疼痛,还不敢大声喊叫,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又不能少做。
父亲训斥过后,母亲端来一盆热水,把我的双脚摁在水中浸泡,搓净污垢,找来凡士林涂抹,冻伤的部位再撒些
辣椒末,最好的也就是五分钱买盒蛤蚌油,在母亲精心呵护下,伤疼的折磨得到缓解,总记得母亲双手揉抚着我
的冻脚,两眼滴着热泪。
    大人们常说”好了疮疤忘了疼”,手脚上的血口还没有愈合,门外边的伙伴们又喊叫起来了,不用去看,城
墙下哑叭坑那群打雪仗的孩子们就有我一个。
文章录入:DW88888    责任编辑:村长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 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 
    大河村 村内引用的连接和文摘如不同意,请告知村长。为了获得最佳浏览效果,建议使用IE4.0或以上版本浏览器、1024*768分辨率真彩方式浏览本网站 【感谢网友耕农题写村名】 村长欢迎你!
    网站建设:大河村村长工作室 如有兴趣 请给村长来信题花 dahecun@163.com
    信息产业部备案
    豫ICP备05005342号